【迟来的回首】疫情这三年多,我们都做了些什么 - 2021 新征程

【迟来的回首】疫情这三年多,我们都做了些什么 - 2021 新征程

十二月 18, 2023

早在2014年,我就问过我爸:“人死后会去哪里?”我爸说:“我们会活在别人的记忆里。”
这就是我在此记录的意义吧……

搬家到“宇宙中心”

20年年底,Lillian 的公司搬家到了光谷k11,随后我们也搬家到了光谷。真得感谢我的好朋友 HT、未昵 还有 zCQ 帮忙搬家,不然我们这家当规模,我自己不知道得多久才能搬完。我们在这个房子里住了整整1年零6个月。
为了节省开支,我们这次租的是一个两室一厅的老房子,但距离她上班很近。不过这房子又老又破还是步梯顶楼,比起农村的老房子都没强到哪里去,夏天下大雨外墙漏水被楼下的大姐闹得不行。姗姗和我丝毫没觉得这房子不好,没有抽油烟机我们也会经常做饭,想起每次做饭都被油烟和辣椒呛得不行,我们在客厅的小沙发上依然吃的很香。因为去步行街很方便,我们经常会去光谷步行街散步,看看熙熙攘攘的年轻人。

img
“新”家的自制鞋墙

我的新客户

清明节前夕,我的前同事找到我,问我是否会 Python,说他们公司需要找一个 Python Web 工程师做外包项目。我说当然,Python 我比较擅长。在和他们公司技术负责人几番洽谈之后,我们在相互试探和猜忌中,展开了这次合作。
客户是北京的公司,工作模式还是我最喜欢的远程办公。这次没有我们 Leader 的叮嘱和监管,我严格要求自己的服务态度和技术水平,把控好一切细节,一切以把项目做好做成功为目的,希望能通过这次合作能够建立信任。当然,最后我做到了。
这个项目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,一方面是合作关系上就比较复杂,据说大甲方就是外包公司,他们之前经历了两轮失败的研发才找到我的甲方,我的甲方又找到我(包中包中包中包了),这个时候我在研发过程中,要很注意自己的角色定位,不能说错话导致任何一个方的利益受损;另一方面是项目开发难度的复杂性,两轮研发都没有达到上线标准,给到我手里的源码是一个博士生团队做的。说实话,一开始我心里还是有点打鼓,博士生都没做好的项目,我一个三本本科生能做得好吗?直到我仔细阅读了他们给到的源码,才发现这个所谓的博士生团队,技术是真的菜的离谱,代码写得一团糟,从接口定义、命名方式就看出来是个门外汉,代码风格迥异。我在优化了几个耗时50多秒的慢接口之后,和客户谈到重写后端的问题,客户 CTO 的意思是尽量不重写,我也很坦白的表示,这代码要么重写,要么你们就另请高明,不重写就只会第三次失败。在我的坚持下,客户赞同了我的想法。随后经过三个多月的努力。项目上线成功,客户也很满意,老板北京人贼爽快,打款很痛快。最关键的是,我们通过这次的合作,建立了信任。后续我们又合作了很多项目。

江苏铁山寺之行

7月份,出家的学长贤化法师邀请我去江苏铁山寺参访。很多年不见,我也毫不犹豫地接受了邀请,这次我带着母亲、Lillian以及房东夫妇一起来参访。可惜的是大学的那些同行一个都没能叫来,大家都在忙各自的事儿。
我在大学时期与佛法结缘,经常去北京龙泉寺做义工让我收获颇多,深知佛法的益处。可当时有一件事让我比较费解,龙泉寺的节奏和北京的生活工作节奏一样快,在寺庙一天下来被安排的满满当当,说实话我还挺累的,可我在龙泉寺经常碰到一些人,说待在寺里好轻松呀,我当时心想都这么累了,我咋没感觉到很轻松呢。直到工作多年之后,我这次来到铁山寺才体验到这种自内而外的轻松,简直妙不可言。可能是经过社会上多年的洗礼,我的心地没有学生时代那么一尘不染了吧。

img
2016年8月15日凌晨五点的龙泉寺

挚友的婚礼

img
2016 苍头村

9月底,来参加我大学挚友国臣的婚礼。旧雨重逢的我们,彼此间这种亲切感无需多言,只需相视一笑就能体会。
他们夫妻二人都是大学时期国学社和燕郊第九学佛小组的中坚力量,国臣当年更是承担了国学社社长和燕郊仁爱心站站长的重要职务,所以他们举办的中式婚礼毫无违和感。要不是发型现代了点,说他俩是古代穿越来的都会有很多人相信。

婚礼上国臣一辰忙前忙后照顾亲朋,没有机会多聊两句、多喝几杯还是很遗憾的。毕业之后这么多年见一面真的好难啊。我还在9月24号那天还写了一则小日记:

日记原文:
今天,农历八月十八,北方的天气已是真正的秋天,今天是我的好朋友、好兄弟、我的同行善友国臣和一辰结婚的日子。
我昨天从武汉跑到廊坊来做伴郎,姗姗做一辰的伴娘,我们大概有两三年没有见过面了。现在是凌晨5点50分,还有一会儿就要去接亲了。
国臣为我们定了廊坊市最豪华最顶级的酒店,姗姗现在已经去一辰那边陪着了,我一个人坐在酒店的写字台前,怀念起了大学时候的人,回想起与他们一起做过的事情,眼睛红了。
我记得初入大学时,学校为收集每个人的基本情况,让填写一张报表,我在信仰的那一栏,填写了佛教,国臣找到我说他也信仰佛教,因此我便认识了国臣,从此熟识。
我记得我大学第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,是和国臣还有他的好朋友高慧峰,连夜乘坐火车,去到来佛寺参访。
我记得国臣和我常驻过的龙泉寺信息中心,下山前最后一天的早课,迎着升起的朝阳,我俩聊了很多关于未来的向往。
我记得我们去参拜佛牙舍利,是国臣带头朝山。我们那一行人成了芸芸众生里,一股逆行的清流。
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一辰,是在古诗词鉴赏选修课上,她穿了一袭白裙子,帮怀了孕的老师搬椅子。
我记得国臣说他谈恋爱了,是和一辰。我高兴得差点跳起来,我俩去吃了国臣最爱的板面。
我还记得思姐、梦娜、学长、学弟、学妹们 …… 太多大学的人和事。
可惜这次只有短暂的,不到一天的相聚,希望国臣和一辰幸福一生。
最希望此去一别,再见面的时候不需要再隔两三秋,再见面的时候可以长谈三五天。

img
挚友婚礼当天 我们都笑开了花

如今我们身处各地,忙着各自的生活和事业,相聚一起的机会不多,即使相聚在一起可能也不容易找回学生时代的那种感觉。但我相信,只要在我们生命中最好的年华出现过,我们就值得铭记在心,并永远感恩彼此。

这次我做了客户的leader

从铁山寺回来之后,我又做了几个外包项目,9月份北京的客户又找到我,这次合作的项目是一家外企的项目,他们对产品、技术的要求都比较严格。沟通之间看出客户显然有些应付不过来,请我来当这个项目的项目经理。我这次负责给客户的研发讲解需求、推进研发进度、推动产品经理需求沟通、后端业务的开发、技术评审、项目交付对接等等一系列繁杂的工作。最终在年底,项目成功交付上线。
很感谢客户对我的信任以及能力的肯定,我也越来越确信我的人生格言——成就他人就是成就自己。

一场小骤雨

21年11月15号,天空骤降小雨,我和姗姗和往常一样下楼买饭。在二楼的窗台上看到一只很可爱的猫,眼里充满了紧张和不安,地上有一摊尿,我想显然是它走丢了,被外边的环境吓尿了。
到了楼下,我们那栋楼住在二楼的老奶奶刚好在楼下,她对我们说,这猫很可怜,被对面小情侣丢弃了,让我们可以抱回去养。她家有狗子,猫狗在一起打架,不然她就抱回家就养了。

img

我和姗姗犹豫了一阵子,最终定下了“有了猫就不能再抛弃的”的原则,把这只小可怜抱回了家。由于当天下了一场突然的小雨,而它也突如其来地走进了我们的生活,我给他起名叫做“小骤雨”。小骤雨刚到家,我们给找了点Lillian平时减肥吃的鸡胸肉丸,他吃的很香,一看就饿了好几天了。吃完就翻开肚皮躺在地上呼呼大睡了起来。
小骤雨真的比想象中乖多了,我们已经做好了他乱打碎东西、偷吃东西、喵喵喵地叫个不停这些事儿的心理准备,没想到这些不好的事儿它一样不占。

img

Merry Christmas & Marry Me!

每年的圣诞节,都是我和 Lillian 表达爱意的大节日,(不要觉得我崇洋媚外,Christmas is pretty good)。
2015年我花了500多块钱(作为学生也是巨资了),在周大生买了一个一克拉的假钻戒。在圣诞节这天晚上,学校的大屏幕前,我和 Lillian 说了我爱你。虽然钻戒是假的,但爱全都是真的。只记得那天挺冷的, Lillian 穿了我和她一起在森马买的白色羽绒服,被感动得哭个不停,那个假钻戒她也一直宝贝一样的珍藏着。

附上当年 Lillian 写下的肉麻的话(ps:Lillian 怕社死不让我发,但我觉得这就是一个 19 岁少女该有的状态,敢爱敢恨的 19岁的 Lillian)
img
2015年圣诞节前夜的空间动态

今年的圣诞节,我酝酿了一波大的,给姗姗订了个70分的大钻戒,定了99朵玫瑰花,地点定在了武汉宝通禅寺,我向 Lillian 求了婚!单膝跪地念稿子的时候,感觉吸引来了很多周围的目光,一开始我很紧张,当我看到 Lillian 哭了,我自己一下就眼眶湿了,那一瞬间仿佛我俩置身世外,其他所有人和所有事都与我们无关。
特别要感谢 HT 和他老婆未昵、大鹏和他当时的女朋友现在的老婆小彩虹、zCQ 、苏可 以及 skye 的支持和见证。

img
2021年圣诞节于武汉宝通禅寺